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常見問題 > >

潘睿凡戰爭結束了嗎

潘睿凡 英國倫敦激進主義化研究國際中心副研究員

“基地”組織的許多分支將會以此為契機展開對西方的全球反攻。此外在中期預測上,我們也將繼續看到來自北方、索馬里和也門的區域性恐怖組織從他們的基地發起死亡攻擊。今年全球各地也已經發生了多起恐怖襲擊事件,而且他們仍可能繼續。戰爭將會持續。 

在獲悉本·拉丹被擊斃的消息之后,美國朝野對反恐戰爭是否結束持不同的態度。政治漫畫網

烏薩馬·本·拉丹的死并不見得會為目前的反恐之戰帶來什么重大變化,盡管如此,這對于美國仍可稱作一次心理上的偉大勝利。這很可能會成為一個轉折點,“基地”組織的勢力將逐步衰弱并最終銷聲匿跡。當歷史學家們書寫反恐戰爭史的時候,這也將成為“9·11”事件發生近十年以來重要的一筆。

此事件對于中國的直接影響十分有限。但美國在取得這一成果后必然會對其在南亞的介入策略做出一定調整,因而這對于此區域的長期影響不可忽視。

在華盛頓,拉丹的死訊明顯地令大家感到歡欣鼓舞。消息傳來不到一個小時,就有人群聚集在白宮外,揮舞著旗幟并大唱國歌。奧巴馬總統也稱“拉丹死訊”是“目前我國在打擊‘基地’組織的努力中最卓著的成就”。而對于大批的評論家、智庫學者以及長期以來一直致力于追逐和捕捉拉丹動向的安全官員們來講,這的確是個重要的時刻。從他們的個人角度來看,他們多年來為之努力奮斗的目標終于實現。這標志著反恐斗爭的確取得了一定程度的進展。但是,對于這一事件的實際意義,大家還存有許多擔憂。

“基地”組織是年輕時的本·拉丹在阿富汗反對蘇軍入侵時建立的。那時這個年輕的理想主義者放棄了自己在沙特的王子生活而成為一名戰士,他認定,在阿富汗戰勝蘇軍還不夠,他還將繼續下去并擊敗世界上的其他強權——美國,從而傳遞神的訊息。于是他發動了一場全球范圍的伊斯蘭圣戰,以美國及其盟友為目標,在蘇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建立起一系列移動訓練營,在那里其他的圣戰戰士得到訓練,隨后被送回去進行他們的死亡事業。

起初,“基地”組織由他直接管理和控制。該組織的前幾次攻擊他都親自參與謀劃:1998年針對內羅畢、肯尼亞和達累斯薩拉姆的美國外交機構的襲擊造成近200人死亡;2000年在也門炸傷美國軍艦造成19人死亡;2001年的“9·11”事件殺死了近三千余人。而正是“9·11”以后,美國才發動了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軍事行動,本·拉丹的惡名全球皆知,對于這個極端激進的伊斯蘭恐怖者及其以暴力推進伊斯蘭教法行為的關注激增。

但世界的反應也令拉丹不得不轉入地下活動。一些從他身邊圈子里傳出來的消息表明,這樣的結果多少出乎他的意料,而且躲躲藏藏也嚴重影響了他對于恐怖組織的管理。

后來那些體現其“思想”的恐怖襲擊,則實際是由他們的“中層干部”以拉丹的名義策劃和組織完成。那些發生在倫敦、伊斯坦布爾、巴厘以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國內的恐怖陰謀都與“基地”組織及其分支有關。但除此以外,還有其它的恐怖組織響應拉丹。在北非、索馬里和也門的恐怖組織也發布消息對拉丹表示贊譽和感謝。除了有組織的恐怖行動,還有一些需求生命意義的過度興奮的年輕人,為拉丹的全球反美號召所吸引,在嘗試以他的名義展開活動。

無論拉丹“行動指揮”的角色如何被減弱,他都還是“基地”組織和全球伊斯蘭極端運動的偶像。他從隱藏地(現在我們知道是在阿伯塔巴德)時不時發布的一些錄音,被他世界各地的追隨者所期盼和傾聽。他這種持續的隱蔽狀態成為極端主義者們的一種標志——圣戰仍在繼續而且還有可能成功。因而在這種意義上,拉丹作為“圣戰”的標志性人物,他的死訊對于反恐斗爭的雙方是具有重要意義的。

顯然,“基地”組織的許多分支將會以此為契機展開對西方的全球反攻。此外在中期預測上,我們也將繼續看到來自北方、索馬里和也門的區域性恐怖組織從他們的基地發起死亡攻擊。今年全球各地也已經發生了多起恐怖襲擊事件,而且他們仍可能繼續。戰爭將會持續。

無論如何,通過美軍在巴基斯坦無畏且確鑿的打擊,終于消滅了“基地”組織的一個重要頭領。這既證明了西方世界有進行成功打擊的能力,也表明一場以粉碎“基地”組織為目標的戰爭確實正在進行展開——這些,都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回答一些人心中日漸加重的疑問:十年了,我們究竟在干什么?而拉丹的死也許會令“基地”組織的人產生動搖,他們的“勝利”究竟應是什么含義?近來發生在埃及、突尼斯和利比亞的情況會讓他們看到,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改變世界,而不必像拉丹倡導的那樣。不管他們到底怎么想,拉丹的死訊將有助于減弱基地組織在全球的吸引力。

短期內,拉丹之死對中國的影響不大。中國被基地組織視為次等目標。但長遠看,這意味著美國在阿富汗和南亞的關注和介入會減少。奧巴馬總統要擺脫他繼承的幾場戰爭,而現在是一個加快步伐的好時機。我們可以從刺殺行動的細節中推測出中國的風險。據媒體報道,此次行動巴基斯坦并不知情,在美巴關系緊張的背景下,這毫不令人吃驚。但拉丹住在離伊斯蘭堡不遠的一處很顯眼的住宅中,照理說很容易被附近駐扎的軍隊發現。這表明巴基斯坦政府仍未有效打擊在其國內活動的激進主義勢力,也意味著中國的邊境仍存在著一個恐怖主義者的天堂。

這當然會成為美國和西方的問題。過去數年中,我們目睹數起大規模高調的恐怖襲擊陰謀在巴基斯坦組織、流出實施,拉丹死后,這些活動將會繼續。顯然,美國和北約阿富汗安全部隊需要繼續奮力確保粉碎這些陰謀,直到阿富汗最終成為安全穩定之地。然而在西方公眾看來,拉丹之死意味著問題的核心已被移除,“基地”組織將成為“過去時”。政治家將更少關注它,公眾也會轉而擔心其他的威脅——除非有另外一次與“9·11”程度相當的襲擊。

結果將是減少美國和北約在阿富汗的存在。一些軍事力量將繼續留存以確保粉碎那些仍在組織的恐怖計劃,但總量將會減少。這意味著,該地區將更加需要靠自己的能力來試圖解決巴基斯坦的長期戰略問題。巴基斯坦作為極端主義活動中心和核武國家,似乎仍然同情那些支持國際恐怖分子的極端主義者。

拉丹之死是在與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斗爭中的重大事件,但這并不是斗爭的終點。歷史學家將會看到,這不過是通向終點的一步而已。

網站首頁  | 注冊香港公司  | 香港公司年審  | 離岸銀行開戶  | 注冊美國公司  | 公司簡介  | 聯系我們
深圳市羅湖區嘉賓路國際商業大廈北座1506室
電話:400-636-1986 / 400-686-5392
郵箱:[email protected]
香港九龍尖沙咀東科學館道14號新文華中心A座917室
電話:00852-27935511
傳真:00852-27935511
Email:[email protected]
2008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09774號
深圳市百匯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qq欢乐升级花色怎么分